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与“猎人”争雄,他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安第斯山之巅-中新网
发布日期:2020-07-28 04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远赴智利参加山地作战集训,那种人在旗在的“猎人”争雄,是我刻骨铭心的记忆??

  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安第斯山之巅

2016年2月至2017年12月,我用近2年时间,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安第斯山之巅。

  南太平洋东岸安第斯山脚下,在智利陆军山地作战学校,参加山地作战课程集训的324名“猎人”竞相角逐,最终仅51人毕业。魔鬼“地狱周”、“猎人”训练营……一步步走向山巅的艰难历程,我至今难忘。

  “非西班牙语国家的集训学员必须达到西班牙语国际标准B1(中级)水平,才能取得山地作战课程‘地狱周’队员的选拔资格。”这一要求对于只有3个月西班牙语国内培训基础的我,无疑是巨大压力。为尽快攻克语言关,我白天在语言学校学习,晚上参加网络课程,休息时还会走进城镇与当地居民聊天。经过6个月努力,我提前通过测试,成功迈过语言关。

  2016年12月,智利陆军山地作战学校升起了智利、中国、美国和阿根廷四国国旗,各国特战队员齐聚一堂,魔鬼“地狱周”训练开始了。

  “地狱周”以其训练残酷和淘汰率高得名,实行全程淘汰制,参选队员只有通过考核才能成为“猎人”训练营的正式营员。

  “地狱周”训练期间,我们每天只有少量的咸汤和面包充饥,在身体极度虚弱的状态下接受野外生存和作战能力的考验。攀援、滑雪、过断崖、雪地30公斤负重长途行军、被关在密闭空间用催泪瓦斯“闷”、被捆在树上用烟雾“熏”……除了各种超负荷的体技能训练和游走在死亡线上的高危课目训练,还有各种瓦解意志、折磨心态的“虐俘”课目。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之下,不少外军队员选择了退出。

  2017年4月1日,“地狱周”集中选拔结束,参训队员从3个月前的324人淘汰至77人。我终于拿到了山地作战课程集训的“入场券”,看着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,我的心情就像那天的天气一样晴朗。

  然而,更残酷的挑战还在后面。

  与“地狱周”不同,专业课学习阶段任务更重、时间更紧、“摧残”更甚。除了训练还要完成各种理论课程的学习,每天超强训练17小时,睡眠不足4小时,我的体重从70公斤锐减到62公斤。

  2017年6月的一个夜晚,我们在海拔近3000米的冬季作战校区学习专业课程,一个学员在课堂上睡着了。于是,教官命令我们脱光衣服,他用高压水枪把所有人赶入冰河以示惩罚。此时安第斯山脚下,气温很低,夜间更是在0℃以下,我们在冰水中整整泡了半个小时,身体由“打哆嗦”到“失去知觉”,说话由“没有规律”到“吱不出声”,意识渐渐模糊。

  此后,随着训练难度持续加大,参训学员的人数也在不断刷减……

  8月,结业考核如期而至,作为仅剩的国际学员,我顺利通过了攀岩、高山滑雪、攀冰、雪崩救援等40余门专业课程连贯考核,并在速度滑雪、“猎人”跑、雪地行进3个课目竞技中夺得第一,此时队员只剩51人。

  安第斯山之巅,智利陆军山地作战学校校长胡里奥为我颁发“山地训练高级军事教官”职业证书,并为我戴上象征特种兵至高荣誉的绿色贝雷帽、“安第斯山之鹰”荣誉勋章和山地作战队员荣誉胸标。

  胡里奥说:“李中尉,你是一个出色的中国军人,你为你的国家做出了你所能做出的一切!”抚摸着五星红旗,那一刻,我热泪盈眶!

  上图:在安第斯山之巅接受授勋后,李硕与五星红旗合影。作者供图

【编辑:王思硕】
  • Power by DedeCms